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毕业生信息>>正文
 
青春该有的模样—记赴疆就业优秀毕业生
2018-09-19 09:38  

党维娜,2017年毕业于甘肃民族师范学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。为了引进人才,新疆每年面向内地招录优秀大学毕业生赴基层工作。临毕业经数学系党总支推荐, 经过面试、体检、培训等环节,被新疆招录组招录成为了一名南疆基层干部。

面试时老师问:“你为什么要去新疆,那里没有亲人,没有舒适的环境,还存在不安全因素,一个女孩子你不怕吗?”。当时,她并没有太高的政治觉悟,还谈不上无私奉献,只是简单的回答“内地的就业压力太大,我想尽快减轻父母的压力,尽早为家里做点事”。当谈到离家七千里时,她还是当场落泪了,她可能一辈子就留在新疆,“家”成了心底最深最远的惦念。

七月初到新疆,在喀什党校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岗前培训,主要学习维吾尔语和基本民族礼节。喀什地区有94%少数民族同胞,想要顺利开展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语言。语言的魅力她有别样的体会“维吾尔语其实就跟国语一样,有拼音,学会之后就可以拼读出来。我们培训期间学习的语言相当于普通话,但是我们跟乡亲们交流而要用方言。我对着他们说‘玻璃肚’,他们对我说‘马库’,都是‘好的,可以’的意思。” 学会一门语言,三个月时间只能打个基础,剩下的主要靠在以后的工作学习过程中自学了。三个月的培训很快结束了,400名同期培训学员在经过一场大型的结业晚会后,在对自己将要去的地方开始既期待又害怕,陌生的环境、陌生的工作、陌生的人、不同的语言,迷茫、彷徨、不舍和不安的情绪充满了整个楼道。第二天一早,还没来得及道声珍重,就匆匆的跟随各自来接的车辆奔赴喀什地区12个县市的各个角落。

她被分到距离县城30公里铁日木乡,从县城到目的地30公里的一马平川的柏油马路,对他来说显得格外寂静,从这三十公里真正意义上开启了自己一个人的旅途,泪水撒满了三十公里柏油马路。同行的维族大哥看出了她的心思,开始给她介绍乡里的基本情况,她不再哭泣,开始认真听着大哥的介绍。到了乡政府,整个院子静悄悄的,一个人影都没有,行李被搬到四楼,房间说是已经打扫过的,灰尘还是很多,沙发就是医院走廊上的那种临时歇息的椅子,一张床,没有电热毯,没有暖气,冷的连进被窝的勇气都没有了。突然特别想家,想大学是温暖的宿舍,泪水泉涌,“马上回家”这个念头不时萦绕在心头,努力使自己安静下来后,在院子里面边走边想,一路走来的路都是茫茫戈壁,想起“八千湘女上天山”的故事,忽然明白,青春不是拥有多少漂亮的花裙子,与有没有美丽的长辫子无关,戈壁红柳、沙漠胡杨才是我们这一代人精神世界缺失的脊梁,她安静下来,给家里打了电话,跟大多儿女一样报喜不报忧,说很好,她做好准备,甚至有点着急的等待明天不一样的太阳。

她接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宣传,可不是制作广告牌,也不是参加展销会,而是去农户家中挨家挨户的宣传,刚开始由于她憋足的维语常常不能表达准确的意思,闹了不少笑话,但是乡亲们都知道了这个姑娘是在乡政府工作的年轻大学生,一个月下来交流顺畅多了,摄影技术也有了很大的提高,协助组织了乡里的十九大精神学习体会演讲比赛、十九大文艺汇演、组合结亲周联谊等活动,经过两个月的努力,在同事们的帮助下,他的工作得到乡政府领导和乡亲们的认可,她担任了乡里的宣传干事。但她深知能力还很欠缺,语言是她宣传工作的最大障碍,她坚信人生在就是不断学习,不断进步的过程,不原地踏步,就是成长。紧接着,全疆地区开展“四同四送”工作,她和乡亲们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、同学习,送法律、送政策、送温暖、送文明,住在乡亲们的家里,更能拉进距离。乡亲们拿出他们最好的吃食招待她,起初不好意思,就说不用了,不饿,后来一起的同事告诉她,不吃他们会觉得是他们招待的不好,她一听不是这样的,赶紧抓起东西就往嘴里塞。他包包里面的东西从各种护肤品变成了各种宣传材料和糖果。糖果是专门为乡亲们家里的小孩准备的,如今,她去乡亲们家里,小孩看到我远远就喊党姐姐。 

三个月之后,地区新成立了信息采集办公室,经乡党委推荐,县委组织部认真审查后,推荐到地区组织部,她被借调到地委组织部信息采集办公室工作,又是全新的工作,全新的开始,接下来的日子她会更加努力,不辜负组织的信任,不愧青春。

她没有辜负最初的选择,更没有后悔最初的选择,到新疆,去喀什基层工作,将是她人生成长不可或缺的历程,戈壁红柳、沙漠胡杨将是她人生最宝贵的财富。她以别样的方式无悔青春的岁月,她的青春与众不同,它是该有的青春模样!

关闭窗口
 
 

甘肃民族师范学院 版权所有